會員招募1000_80 (3)

下崗女職工工齡縮水 法援律師為她討公道

2014-03-11 11:03   北京晚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40歲女職工趙麗穎(化名)一夜之間“沒了飯碗”,在簽署退養協議時,工齡還無端少了兩年。兩年工齡不算多,可在下崗女職工趙麗穎看來卻含糊不得。她先和單位打了勞動仲裁,卻因沒有證據而敗北。她為此向法律援助中心尋求無償的法律援助。

單位改制不惑之年被下崗

40歲之前,趙麗穎還是海淀區一家大型集體企業的正式職工,作為單位賓館的一名客房服務員,工作是清潔、整理客房。每天忙忙碌碌,每月2000多元的工資雖說不高,工作也很辛苦,但畢竟是集體企業大單位,趙麗穎很知足。趙麗穎的丈夫在公交公司開車,女兒也已經上高一了,一家人生活雖不算富裕,但還過得去。

然而就在2011年,趙麗穎不惑之年,因為單位的改制,改變了趙麗穎的命運。趙麗穎的單位是傳統的大集體企業,由于企業缺少活力、連年虧損,在市國資委的主持下,改制勢在必行,由股份合作制企業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按照單位下發的改制規定,原有的40歲以上、學歷低于本科的職工全部離崗退養,每月只發1200元的基本工資。

趙麗穎1971年出生,單位改制這一年,她40歲,正好卡到離崗退養的線上。一夜之間,她感覺自己好像是從天上掉到了地下。孩子正在上學,父母年事已高,家庭生活的正常開支突然失去了三分之一的經濟來源,日子開始變得緊巴巴的。

40歲女職工趙麗穎(化名)一夜之間“沒了飯碗”,在簽署退養協議時,工齡還無端少了兩年。兩年工齡不算多,可在下崗女職工趙麗穎看來卻含糊不得。她先和單位打了勞動仲裁,卻因沒有證據而敗北。她為此向法律援助中心尋求無償的法律援助,這場本以為“無藥可救”的勞動爭議,在法律援助律師的熱心指導和幫助下,終于討回了公道。

退養手續工齡無端少兩年

離開工作崗位3個多月后,趙麗穎突然接到單位人事部門電話,讓她到單位辦理正式的退養手續。在簽署退養協議時,趙麗穎注意到在參加工作時間一項,協議上寫的是:1998年8月1日。不對呀!趙麗穎心想我明明是1996年7月1日就到單位工作了,這樣寫不是把我的工齡無端少算了兩年嗎?

趙麗穎當即提出了異議,但單位的“人事”根本不耐心聽她的解釋:我們是查看了你的檔案后,才這樣認定的,你先把協議簽了,有問題你可以告我們。人事專員蠻橫、強硬、不負責任的工作態度讓趙麗穎很委屈。她認為這種不顧事實、漠視職工權益的做法,不僅缺少對企業職工起碼的尊重和理解,而且更重要的是,工齡年限關系到職工的切身利益,比如休假長短、退休工資等等。

因為溝通不暢,趙麗穎決心為自己討個說法。簽完協議后,趙麗穎就到北京市海淀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請了勞動仲裁,請求確認其入職時間是1996年7月1日。在仲裁過程中,趙麗穎如實陳述了自己是1996年7月1日就到單位工作的事實,單位則提供了《北京市城鎮人員就業登記卡》,上面顯示趙麗穎入職時間是1998年8月1日,表上有趙麗穎簽名及用人單位的公章。

仲裁委員會以趙麗穎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入職時間是1996年7月1日為由,裁定對趙麗穎的仲裁請求予以駁回。本指望仲裁機構能替自己主持公道,盼來的卻是敗訴的結果,趙麗穎一時不知所措。

時間長沒保存 手上一份證據也沒有

趙麗穎心情郁悶,氣憤難平。有一天,她出門遛彎時碰巧看到街道辦事處有個法律援助中心的牌子。她想到如果能得到專業的法律援助,官司勝算就能大得多,便快步走了進去。

接待趙麗穎的是北京市富程律師事務所的孫朋律師。聽了趙麗穎的講述后,孫律師一方面安慰趙麗穎正確面對裁決,一方面幫助趙麗穎解釋了裁決的理由,并且認真仔細地從證據角度對仲裁案件進行了分析。

孫律師告訴趙麗穎,根據法律規定,勞動者請求確認勞動關系以及與勞動關系有關的入職時間等,須依法提供證據,這些證據包括勞動合同、聘用協議、工資支付憑證以及其他任何能夠證實待證事實的證據,本案仲裁機構之所以裁定趙麗穎敗訴,是因為趙麗穎未能就其主張的入職時間完成舉證責任,而單位一方卻提供了經過趙麗穎簽字的證據。

由此分析,趙麗穎仲裁敗訴的主要原因是她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是1996年7月1日入職的,如果能夠向法庭提供相關證據,則勝訴的可能性極大。

找到能夠證明趙麗穎確實是1996年7月1日入職的證據是勝訴的關鍵。趙麗穎再三向孫律師確認自己主張的入職時間絕對屬實。經過反復溝通,孫律師決定義務為趙麗穎維權,爭取討回公道,于是孫律師幫助起草了訴狀,以“確認勞動關系”為案由向海淀法院提起了訴訟。

法院立案后,圍繞如何找到趙麗穎是1996年7月1日入職的證據,孫律師與趙麗穎進行了多次的溝通,趙麗穎對1996年7月1日至1998年8月1日在單位工作確定不疑,她當時也是在單位從事客房服務員工作,但因為當時沒簽訂勞動合同,時間跨度很長,工服、工牌、工號等輔助證據,因為未注意保存,趙麗穎一樣也提供不出來,這讓趙麗穎十分懊悔。

獲得同事支持 得到一份錄音三位證人

證據是任何訴訟的勝訴關鍵,沒有證據支持的訴訟,再有理也沒用。打官司,主要是打證據。當事人只有通過證據將客觀事實轉化為法律事實,訴訟請求方可能被人民法院支持。趙麗穎因為找不到證據,一時之間陷入了絕望。

為了獲得相關證據,孫律師提供了兩個調查取證的思路,一是建議趙麗穎通過電話聊天敘舊的方式,去和現在還在改制后單位任職的熟悉趙麗穎從前工作的領導進行溝通,取得領導對她1996年7月1日至1998年8月1日在單位工作的承認、肯定和認同,并做好電話錄音。二是讓趙麗穎找她以前在單位一起工作的同事,取得她們的支持,讓從前的同事自愿為她出庭作證。

在孫律師的指導幫助下,趙麗穎開始了取證工作。與辦公室主任的電話聊天非常順利,辦公室主任對趙麗穎的遭遇很是同情,兩次電話都談到了趙麗穎是1996年到單位工作的事實,孫律師對電話內容進行了整理,并刻制了光盤。

但光有這樣一份證據還不夠,根據法律規定,錄音證據單獨作為定案依據其證明效力較弱。隨后,趙麗穎又抓緊時間與以前的同事溝通,希望她們能為自己出庭作證,澄清事實。趙麗穎的遭遇得到了從前同事的同情,離證據交換還有10天的時候,終于有三個同事答應愿意出庭作證。

搶在大限前寄出申請 迎來勝訴判決

孫律師立即寫了一份證人出庭作證申請書,趕在郵局下班前將申請郵寄給法院。根據法律規定,申請證人出庭作證,應當在舉證期限屆滿十日前提出,并經人民法院許可。在申請證人出庭作證申請的最后時限,通過郵寄的形式提出證人出庭作證申請,保證了申請時間未超過時限規定,可謂是有驚無險。

在孫律師的專業指導幫助下,趙麗穎在開庭時提出了上述多份關鍵證據。庭審也非常順利,法官對出庭的三位證人當庭分別進行了詢問,證人均如實證實趙麗穎所主張的入職時間是屬實。

至此,一場本以為“無藥可救”的勞動爭議,在法律援助律師的熱心指導和幫助下,讓趙麗穎在絕望時盼來了希望,海淀法院判決支持了趙麗穎的訴訟請求!

拿著勝訴判決,趙麗穎對孫朋律師再三表示感謝。這起本以為沒有任何勝訴希望的勞動爭議,最終能夠獲得法院判決支持,這讓趙麗穎重新感受到了法律的公正與公平,也讓趙麗穎對打官司有了全新的認識:孫律師說得對,打官司,重要的是靠證據。J179

名律鐵案

本期主講 孫朋律師

孫朋律師畢業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北京市律師協會會員、北京市富程律師事務所公司法務部主任,執業律師、專家調解員。

孫朋律師自2008年加入富程律師事務所以來,一直積極參與富程所與朝陽區小關街道辦事處共同舉辦的“律師進社區”和“黨員律師先鋒崗”等公益法律服務活動,長期堅持為廣大社區居民提供義務法律咨詢服務,幫助有困難的群眾妥善解決爭議和化解爭議,為建設和諧社區作出了積極貢獻。孫朋律師先后被評為北京市“法律服務村居行”優秀公益律師、北京市“優秀共產黨員”、多次被北京市朝陽區司法局、朝陽區律師協會黨委評為“優秀黨務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


  • 微博推薦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