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熊希齡:投身慈善教育的民國總理

曾軍良 周清華 2016-04-26 09:27   北京晚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蔡元培先生親筆為熊希齡書寫墓碑:“宦海倦游,還山小試慈幼院;鞠躬盡瘁,救世惜無老子軍。” 熊希齡早年曾將“棉花”入畫,并題款為:“此君一出天下暖”——這既是他政治理想的表達,也可當作其致力慈善的人生寫照。

“清代翰林,北洋總理,離歸作庶民,熊氏宦途難展志;幼園稚子,社會遺孤,教養成英杰,香山慈善永留芳。”這是后人紀念近代慈善教育之父熊希齡的一副對聯。上聯所說的正是熊希齡的前半生經歷:因支持維新變法,被清廷革職“永不受用”,后成為民國總理;下聯中提到的香山慈善,指的就是熊希齡為京畿一帶的水災孤兒而辦的香山慈幼院。他的后半生,致力于慈善和教育事業。

香山慈幼院是熊希齡的一個理想國:孩子們在這里無憂無慮地生活,完成從幼兒園到中學、大學的生活。他的這個理想家園,為當時的社會帶來了積極的影響。熊希齡為了這個家園,捐出了全部家產,甚至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不與袁世凱為謀

辭去總理之職

熊希齡(1869年——1937年),字秉三,自號“雙清居士”,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理。據傳,熊希齡六歲時便“聞一知十”,《三字經》只用了三四天便背得滾瓜爛熟。因為稟賦出眾、好學深思且勤奮過人,他被譽為“湖南神童”。湖南的書院較多,而改變熊希齡一生的,是一所名為沅水校經堂的新型書院。該書院以經史為治學之根本,對詞章、輿地、農政、河渠、兵謀兼而習之。在這所書院,熊希齡眼界大開,除了經史學問有長足進步之外,他特別鐘情于歷史與輿地,這種修養最終成為他建功立業的基礎。

1894年,熊希齡中二甲進士,并被欽點為翰林院庶吉士。1895年,甲午中日戰爭爆發,最終以清政府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而告終。這一慘痛的失敗,讓熊希齡從信賴清政府的迷夢中驚醒,他很快轉入了要求改革政治的陣營。1896年,熊希齡給當時的洋務派首領、兩湖總督張之洞上書,強烈要求變法維新,他本人隨后也正式投筆從戎,被張之洞委為兩湖營務處總辦。

1897年,熊希齡與譚嗣同等在長沙創辦時務學堂;他又參與創設南學會,創《湘報》,以推動變法維新。梁啟超、譚嗣同、唐才常、樊錐等為撰述。宣傳“愛國之理”、“救亡之法”,倡導變法維新,尤其注意介紹西方資產階級政治改革的歷史和社會學說。

《湘報》的新聞取向直接引發了包括張之洞等大員與湖南守舊派對熊希齡的不滿。戊戌政變后,《湘報》被迫停刊,熊希齡也被革職。后來,熊希齡被湖南巡撫趙爾巽提攜,并在清廷派五大臣出洋考察憲政時,經趙爾巽之推薦出任參贊。

辛亥革命前,熊希齡到東三省主管財政。辛亥革命后,他由奉赴滬,漸次擁護共和并加入聯合會。1912年4月,熊希齡任唐紹儀內閣財政部長,7月辭職,旋任熱河都統,次年被舉為進步黨名譽理事。袁世凱鎮壓二次革命后拉攏進步黨人組閣,熊希齡任內閣總理兼財政總長。

但是,文人熊希齡在權術爭斗上哪里比得上袁世凱。1914年2月,袁世凱策動新聞界重提熱河行宮盜寶案。熊希齡擔任過熱河都統,當時修繕行宮需要資金,而辛亥革命后政府缺錢,熊希齡呈文申請變賣古物修繕行宮,于是,熊希齡因有嫌疑,而在國會解散后不久,也被迫辭職下臺。事后,熊希齡在寫給朋友的信中說:“弟以庸才,躬丁亂世……雖明知項城權詐,然因時勢所趨,百端遷就,冀其統一環區、存此社稷,不料竟為所賣!”

上一頁 1 2下一頁
  • 關鍵字
  • 責編:郭華峰

  • 微博推薦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