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非急診全面預約 老年人擔心還能看上病嗎?

2016-02-29 15:23   北京晚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今年年內,北京市屬22家醫院將全面實行“非急診全面預約”,也就是患者到醫院就診,除非看急診科,否則必須要進行預約。預約看病的舉措,剛剛放出風來,就讓很多老年人心生憂慮。

今年年內,北京市屬22家醫院將全面實行“非急診全面預約”,也就是患者到醫院就診,除非看急診科,否則必須要進行預約。

預約,不僅是一種習慣,更是一種文化。歐美等西方國家,需要預約的事特別多:看病要預約,理發要預約,走親訪友要預約。如果你不預約,到餐廳吃飯可能找不到位置;到理發店等不到理發師。看病要是不預約,到了大醫院里根本找不到合適的醫生。習慣了預約,也能更合理的安排自己的生活。但是,在中國,更多人習慣了“突然襲擊”,習慣了“隨性而起”,預約看病的舉措,剛剛放出風來,就讓很多老年人心生憂慮。

楊女士:

幾十年習慣了現場掛號

“非急診全面預約”這7個字頻頻出現在各大媒體上時,78歲的楊女士顧慮重重,擔心自己今后掛不上號。

“我已經習慣了現場掛號。”楊女士說,年輕時,她很少生病。等到年紀大了,因為高血壓、高血糖這些慢性病,需要經常去醫院看病,但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沒有采取過預約掛號的方式,都是到現場再掛號。“現在一聲令下,突然就讓我們全部預約掛號了,如果預約是一個發展方向,我們老年人也能理解。可是,不管是哪種預約方式,都需要借助現代化工具,我已經這么大年紀了,哪里有年輕人學習那么快?”

新的政策方向指明后,楊女士和老姐妹們都擔心今后掛不上號。楊女士原來住在二環以內,她習慣到東單附近的一家大醫院看病。前幾年,她搬到了豐臺區居住,但每個月看病、拿藥,還是愿意到熟悉的醫院,“年紀大了,就怕變化。去熟悉的醫院,門診科室如何分布我都一清二楚。”剛好小區里有開往東單的班車,每次看病時,她總能在班車上遇到原來的老街坊,大家聊著天,很快就到了醫院,也不覺得路途遠。

“非急診全面預約”的政策還沒有開始執行,楊女士和老姐妹們就發了愁:“我們手機都用不太明白,可怎么辦?”有的老姐妹說,讓你的孩子幫幫忙,用手機預約。楊女士倒也考慮過這個方法,可是孩子們工作都非常忙,“我是真的不想再給他們添任何麻煩。”楊女士說,退一步,就算孩子們能幫忙預約好了,但是到了預約就診當天,萬一早上起來感覺不舒服、不能去醫院看病,取消也來不及了。“聽說‘爽約’幾次就要被列入‘黑名單’,那我以后看病豈不是更不方便了?”

老姐妹們議論說,好像是到了醫院,現場也可以預約。可楊女士還是擔心:“現場的掛號機我看到過,年紀大了,看到電子設備就犯迷糊,真的用不明白。”聽說北京兒童醫院的掛號機旁邊有人幫忙,但那是兒童醫院,老年人少;如果醫院里都是老年人,工作人員怎么能忙得過來?

還有老姐妹說,看病是大事,要不然就讓孩子們陪著一塊兒去醫院看病。楊女士覺得這個辦法也不可行,“咱們年紀大了,經常跑醫院。讓孩子隔三差五地請假,那多影響工作啊。”楊女士現在的身體狀況還不錯,年近八旬,沒有什么大病,“我就是血壓高,到醫院主要是開藥。”東單附近的這家大醫院有個便民門診,掛這個號的多數是來開藥的老年人。“今后改了,不知道便民門診還在不在?政府部門能不能多為老年人考慮考慮?”

葉女士:

上網預約 頭都大了

62歲的葉女士身體不錯,就是血壓有點高。現在,她每個月必須要到社區醫院開藥,新的政策乍一看對她影響不大,但葉女士說,真要是趕上身體鬧個大病,這種政策對老年人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葉女士去年曾經做過一次腰椎手術。當時,她聽朋友介紹說宣武醫院手術做得好,于是她決定先掛個宣武醫院的號,到醫院里看看情況。女兒告訴她,北京市有個預約掛號的統一平臺,可以上網提前掛號。于是,葉女士打開了平時很少使用的、運轉起來慢騰騰的電腦,準備預約一個號源。葉女士退休前是一名教師,電腦用得還算順利,很快她找到了這個網站。但是準備掛號時,發現需要注冊。“又是身份證號,又是手機號,還有其他的信息要填寫。”葉女士一看到這么多要填寫的內容,就覺得頭有點大。“要是那些家里沒有電腦或者文化水平不高的老年人,恐怕都不會想到上網掛號。”

家里的電腦運轉起來不太靈,葉女士折騰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掛上號。沒辦法,她只好求助女兒。女兒通過各種預約途徑都沒掛上號,“不是不會用手機,而是網絡上確實沒有號源了。”第二天,女兒帶著葉女士一起去醫院現場排隊。不到7點,母女倆就趕到了宣武醫院,“早起的鳥兒有號掛。”她們順利地掛上了當天的專家號。就診過程也是非常順利,上午不到9點,葉女士已經看完病,準備回家了。她和女兒一商量,認為時間還充裕,就決定再跑一家大醫院看看。兩個人來到了積水潭醫院,順利地掛上了當天上午脊柱外科的普通號,“掛完號之后,還沒等10分鐘,就輪到我看病了。”葉女士說,這一上午就跑了兩家醫院,解決了所有的疑問,打消了顧慮。如果改成了預約掛號之后,看似方便,實際上未必方便。“起碼像這樣一上午跑兩家醫院的情況不可能出現,對于患者來說,反而浪費了時間,降低了效率。”

劉先生:

眼睛看不清 說話不利落

65歲的劉先生是一名高血壓患者,病史已經長達20年。最近三年間,他因為腦梗、腦出血,三次住院治療。幸運的是,這三次進進出出醫院之后,他雖然落下了后遺癥,但生活基本能夠自理,有時候還能幫家人做點家務。但是腦梗后遺癥導致他說話不太利落,“年輕時說話挺快的,現在變得磕磕巴巴。”腦梗后遺癥還導致劉先生的右腿不太利落,走路有點拖沓。

聽說大醫院要實行“非急診全面預約”政策后,劉先生特別擔心,“我的手機根本就沒有上網功能,只能打電話預約。”但是腦梗后遺癥導致的語言功能障礙,讓他對打電話這件事特別犯怵。“要是慢慢說話吧,還基本能把話說全;一著急,話就說不太明白,越想快點說,就越說不清楚。”到醫院進行現場預約吧,能夠預約上當天的號源還可以,哪怕在醫院里等上大半天才能看上也可以,“老年人不忙,有時間等。”怕就怕不能預約上當天的號源,這就意味著劉先生還要拖著不太利落的腿腳,改天再到醫院就診。“如果到社區預約掛號,也同樣面臨著二次折返的問題。”

現在手機都能上網,劉先生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在兒女的指導下,也能上網。但是,他最近又得了一種新病:白內障。“我前段時間看東西越來越模糊,到醫院一檢查,發現是白內障。”由于手術還沒做,看手機屏幕上的小字很是費勁。“估計像我這樣的老年人也不少,全面預約,醫院看似有秩序了,但能不能考慮到老年人的實際情況,網開一面呢?”

北京兒童醫院從去年6月開始實行非急診全面預約,根據北京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說,目前還沒有出現過老年人帶個孩子到醫院看病,預約不到號源的情況。劉先生說,他自己也曾經到兒童醫院幫忙給外孫掛號,“到兒童醫院掛號的老年人畢竟是極少數,工作人員也有精力協助老年人預約掛號。”如果在一家半數患者都是老年患者的醫院,窗口都不掛號了,要多少工作人員才能忙得過來?


  • 微博推薦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