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社工心聲 | 做社工的“難”和“易”

2020-08-13 10:47   邂逅社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會工作的宗旨是助人自助,但它并不是萬能的。”對服務對象的幫助,不一定是巨大改變,它也可以從服務對象的細微改變察覺,就像裂縫里的陽光,帶來希望與期待。

“我好累啊——”

七月份入職的我,截止到現在才剛剛一個月,但對社工的工作逐漸產生了疲憊感。

入職前——“哇,終于可以做實務了,我一定可以,我要......”

求職時投簡歷、面試、等待是個漫長的過程。尤其是今年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鄭州的社工行業整體趨于飽和狀態,對資格證書或經驗的要求比較嚴格,但兩者我都不占優勢。

漫長的等待之后,終于擁有了工作機會,有機會做實務,心理暗暗想著一定要用自己專業的知識做社工,要對得起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入職后——“啊,好累啊,社工到底可以做些什么呢?”

我服務的社區是新農村社區,當地居民還保留著自己的土地,他們會在農忙之余參與社工組織的各種活動。

在對困境家庭幫扶的過程中,大都以清掃垃圾、疊衣服、陪伴聊天等為主,當問及服務對象有什么需求時,他們會回復“不知道”或者是“沒錢”,這時候我就會被無力感包圍,明明想做一些事情但又不知道從哪里開始。

最有感觸的是這樣一家:該家庭屬于多子女家庭,二女二男,最大的女孩已經11歲,最小的還沒1歲。

父親在本地務工,每天工作12個小時,母親需要照顧家中子女,家庭經濟情況一般,但是衛生情況不容樂觀:臥室衣服雜物遍地都是,廚房電器插頭上布滿油垢,地上都是方便面袋子,在幫忙打掃地面時發現有蜘蛛、蟲子等。

當我們提出存在的安全隱患時,孩子一口咬定“咋不安全,挺安全的啊,也沒出過啥事”。我很驚訝這個孩子的回復,問她們平時有沒有打掃過廚房、臥室。她們回復“打掃過,弟弟一直搞破壞,爸媽也不管,后來就懶得做這些了,浪費時間”。

微信圖片_20200813104415

圖為案例中困境家庭廚房

一個月,我經歷的雖不多,卻足夠我消化良久。之前自己一直會被書本知識束縛,在實務中有些需求是自我感覺后強加在服務對象身上,而非從服務對象自身需求出發,所以造成自己疲憊與無力感,也使自己在工作中消極懈怠。

反思——“擺清自身定位,一切從服務對象實際需求出發。”

經過與同工交流探討后,擺平心態,重新梳理自己,也明白作為一名新農村社會工作者的工作思路與方法。

首先社會工作者要擺清自身定位,堅持客觀中立的原則,防止將自己陷入到自己設想的困境中,在事先對自己做好心理建設,尤其是遇到出乎意料的事情時。上述案例中我一味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到案主身上,錯將“同情心”當成“同理心”,這是大忌。

其次在開展活動前,一定要實地走訪了解詳細情況才能做出需求評估。

針對上述案例最初策劃了一個“我的小屋”整理計劃,但在實際走訪中發現衛生問題是存在于整個家庭系統的,僅依靠孩子轉變帶動家長比較困難,因此需要轉換思路,可以將其作為個案,從家長出發帶動轉變。

最后在需求評估后,梳理社工可介入的方向,依次打開突破口一點點引導,推動事情向有利方向發展。

上述案例中,服務中心對兩個女兒及其他困境女童開展編發小組,從注重頭發衛生開始幫助她們一點點改變。

第一次小組后,兩姐妹學會了簡單的編發技巧,能夠為彼此做簡單的發型,她們也很開心。“以后我倆就可以互相編頭發了”,這對社工的工作也是一種肯定。

“社會工作的宗旨是助人自助,但它并不是萬能的。”對服務對象的幫助,不一定是巨大改變,它也可以從服務對象的細微改變察覺,就像裂縫里的陽光,帶來希望與期待。

作者:蔣麗君

單位:鄭州市馨家苑社區服務中心

  • 關鍵字
  • 責編:王晨宇

  • 微博推薦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