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新疆小伙社工:被需要的感覺讓人幸福

2016-09-26 09:18   新京報(北京)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工是一件助人自助的事情。現在做公益的人非常多,但方法不一定正確。如何有效地幫助別人,盡量避免受助者遭到二次傷害,這是我想要做好的。

原標題:新疆小伙社工:被需要的感覺讓人幸福

79b4f18e-3ac5-4508-9293-503a94e5998a_size123_w400_h272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2012級社會工作專業學生米爾扎提·木莎在圖書館留影。受訪者供圖

姓名:米爾扎提·木莎

年齡:24歲

職業:北京大學社會系社會工作專業碩士

事跡:累計志愿服務時間超1000小時,為社會各類志愿崗位培養輸送大學生志愿者近千人次。

榜樣說:社工是一件助人自助的事情。現在做公益的人非常多,但方法不一定正確。如何有效地幫助別人,盡量避免受助者遭到二次傷害,這是我想要做好的。

米爾扎提個頭不高,微胖,戴一副黑色邊框眼鏡,背著灰黑的雙肩包,很斯文。

這個24歲的新疆小伙,擅長唱歌、繪畫和主持,卻投身了公益事業。

“大學期間,我去單位實習過,也賣過新疆特產,但都沒能激發出熱情”。他說,反而是在學校加入一個公益社團后,能夠利用自身所長,真正幫助到他人。

他享受著觸碰社會真實的每一面,把公益活動中遇到的難題稱之為“好玩的事情”,并不斷探索和創新志愿服務的方式方法。對他來說,通過志愿服務,自己體會到不同的人生,也更加了解其他群體的生存狀態。而在與幫助對象的碰撞中,他也發現了自身的價值:真正為社會做一些事情,這種被需要的感覺讓他踏實、幸福。

“不是我想要的”

新京報:大學怎么想到就讀社會工作專業的?

米爾扎提:在填報志愿前,我曾在法律和社工兩個專業上猶豫不決。在民政局工作8年的父親說,自己在長期接觸救災工作的過程中感受到,在這樣一個經濟迅速發展的時代,急需大量專業的社工投入到社會治理和社會福利運行中,造福更多的人。“社會工作是在積善,挺好”。他告訴我。

新京報:此前有做過公益活動嗎?

米爾扎提:我高中考到上海金山中學新疆班。在老師帶領下,逢年過節,會去養老院看望孤寡老人。

當我為老人們唱起民族歌時,能從他們臉上洋溢的笑容,感受到欣喜和渴望被關懷的心情。我也會被他們開心的模樣觸動,那是一種在同齡人面前表演節目時,難以體會到的滿足感。

新京報:所以上大學后就一直在做公益?

米爾扎提:我和大多同齡人一樣,積極報名社團,去單位實習,也做過“生意”。

大一暑假,我在某部門實習時,發現坐辦公室的工作重復又枯燥。明白這不是我想要的。后來,我嘗試把新疆的核桃、葡萄干、紅棗等特產運到學校倒賣,雖然賺了些生活費,卻仍然感到創造不出什么新的價值。

新京報:所以你把更多精力放在社團上?

米爾扎提:發現上述兩件事都難以激發熱情后,我就把更多精力放在社團的公益活動中。

說來也奇怪,大一時我積極參加了多個部門和社團的招新。最后,只有“社工行動先鋒”招收了我。這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社團,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社會工作專業的學生。在這里,我開始了公益生涯。

畫畫、做PPT

做公益要發揮所長

新京報:你都做了哪些公益項目?

米爾扎提:最開始是“課后四點半”項目,這是社團與肖家河社區對接的志愿活動。在這里,每天有近三十個農民工的孩子,被統一安排在社區辦公室,等待下班晚的家長來接。四點半到六點半是這群小學生最需要看護的時段。

新京報:志愿者具體做什么工作?

米爾扎提:規定是一小時輔導功課,一小時做游戲。剛開始,孩子們和我都覺得無趣。事實上,這些十來歲的孩子大部分時間無所事事。

當時我還報名參加了中關村支教項目,每周六到中關村街道雙榆樹社區,為低保家庭子女開展三四個小時的課業輔導。我輔導的玲玲(化名)有多動癥,總是坐不住。

新京報:你當時是什么想法?

米爾扎提:我感覺很苦惱。想著做公益的確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并不是只要按部就班完成任務就好。如果在過程中,大家只是走個形式,彼此消耗,還不如放棄。就想嘗試做些改變。

新京報:改變具體指的是什么?

米爾扎提:就是利用空閑時間,從網上查詢交通標識、動物知識等適合孩子們學習的常識,再做成ppt講給他們聽。每次講課,孩子們一下子就圍了上來。

我發現玲玲對繪畫感興趣,就決定充分發揮自身長處,每次約見前,總要畫一幅卡通人物送給她。我還發現這個多動癥的孩子認真臨摹時,總能坐著呆很久。下一次上課前,她還會給畫涂上顏色,貼在門上讓“哥哥”看。

新京報:如何帶動起更多人加入?

米爾扎提:大二我擔任社團負責人后,就想帶動身邊更多同學投身公益。我們把社團情況做成簡報,發到各大公益組織的郵箱中,與之取得聯系,獲得了更多志愿服務的機會。在原有中關村支教等公益活動的基礎上,社團活動擴大到殘疾人藝術團、北大人民醫院、上海青翼等項目,并成功為這些公益組織舉辦的活動招募近千名志愿者。

熱線、宣講

建設紅絲帶之家

新京報:公益活動項目有什么標準嗎?

米爾扎提:根據社團的定位,將社工的方法融入助人的活動,在盡量避免受助者受到二次傷害的基礎上,面對不同類型的弱勢群體,提出有針對性的幫助。

新京報:投入最大的項目是什么?

米爾扎提:傾注最多心血的是北京地壇醫院的“紅絲帶之家”。

幫助艾滋病患者打開心結,讓他們正視病情,積極接受治療,這是志愿者服務的重要目標之一。我想說,憑借一己之力,能做的事情無非是陪伴和激勵。但我更希望,大家不要誤解這個病本身,它真的一點也不可怕。

新京報:你具體都做哪些工作?

米爾扎提:除了接熱線,回答患者的疑惑,還和其他志愿者一起,主動策劃小組活動。

我們會把紅絲帶之家60歲以上的艾滋病患者聚到一起,每隔五天左右,組織一些養生、體能鍛煉等活動,幫他們獲得身體和精神上的康復。在2014年啟動的北京地區紅絲帶之家“2+1”高校活動中,我還作為志愿者代表,和醫務人員一起在十幾所高校做巡回演講。

新京報:志愿過程中有印象最深的事件嗎?

米爾扎提:一次吃飯時,坐在旁邊的艾滋病患者朋友和我說,“以后,這里也是我的家”。我一直記得這句話。那一刻,我有了想哭的沖動。

新京報:4年公益路,最大動力是什么?

米爾扎提: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非常有趣,我可以通過志愿服務,了解其他群體的生存狀態,體會不同的人生。我喜歡在與人接觸的過程中研究對方,以及他生活面貌背后的歸因。正是這方面的好奇心,一直驅使我主動幫助更多的人。

【大家問】

問:花這么多時間做公益,你怎么合理安排時間?

答:我有一個原則,做這些事情盡量不耽誤自己的學習,很多活動我會考慮在周末做,或者沒課的時候。其實,做的這些事,也有助于學習中對理論的理解,它們不是割裂的,而是融會貫通,相輔相成,做事情時我也會忽然有新的想法。

問:現在還準備繼續做公益嗎?

答:因為現在身份的轉變,親力親為的時間會減少,更多會帶著研究的視角,有選擇地開展志愿活動,但我肯定會繼續做下去。有效地幫助他人需要科學的方法,這是我接下來兩年關注的點。

問:以后的職業規劃如何?

答:以后公益會當做職業還是業余,現在還不敢確定。但我的打算是關注青少年這一塊,這兩年會尋找志同道合的人,也更傾向于回家鄉,因為父母和自己身份的原因,也出于一份責任和義務。具體領域可能是公益管理或者社會政策這塊,我有經歷,知道這里面的問題和誤區,也知道該怎么去做,可以提高公益服務的質量。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趙蕾

 


  • 微博推薦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