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看了這部微電影終于知道禁毒社工是干什么的了

2019-11-14 09:18   中國禁毒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根據發生在禁毒社工和吸毒人員之間的真實事件改編。

點擊此鏈接觀看禁毒微電影《姐妹》

姐妹的故事

(根據發生在禁毒社工和吸毒人員之間的真實事件改編)

白潔與曉麗并排坐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電視上演著的青春偶像劇。

“喂!我想回娘家住一段日子,行嗎?”曉麗說話的時候,冷得像一具木偶。白潔嘴角勾起,風輕云淡地說了兩個字:“不行。”“為什么?”白潔淡淡地回答:“你娘家就你媽一個人,她的‘智障’比你還要重些,能照顧好她自己就不錯了,你回去不是添亂嘛。”曉麗轉過臉,怒視著白潔,大聲說道:“白潔,你真把自己當我姐啦?你只是一名禁毒社工,憑什么管我?”“就憑你男人把你托付給我了!”曉麗長舒一口氣,說道:“你可以走了。”“今晚我就不走了,就住在你家了。”白潔伸了一個懶腰說。曉麗無奈地搖了搖頭,猛一下從沙發上站起,走去自己的房間。

那晚,白潔就守在曉麗隔壁的小房間里。夜很靜,白潔的心緒卻并不平靜,她又想起了嚴冬的托付。

三個月前,在青東戒毒所的探視窗口,白潔與嚴冬隔窗而坐。嚴冬看著白潔,滿臉焦慮地說:“這一關又要兩年,我那個傻老婆怎么辦?”“曉麗比你有出息,為了給你生個健康孩子,她不碰冰毒已兩年多了。”白潔說。嚴冬哭了,邊哭邊自言自語道:“曉麗是一個‘智障’,結婚四年,沒做過一頓飯,平時都是我在照顧她,離開我,她什么也做不了,她腦子不靈,容易上壞人的當,她又去找那些毒友怎么辦?”看著一個大男人當著一個小女子的面哭成淚人,白潔向嚴冬承諾,幫他照顧好曉麗。

第二天上午,白潔正在辦公室編寫一個案例,曉麗給她發來一條微信定位,還有一段語音:“白潔,快來救我。”當白潔趕到定位的地方,看見一輛警用摩托旋轉著紅藍燈光停在那里,曉麗跨在一輛電動單車上,一名輔警正用力地控制著她的車把。旁邊一個民警正沖著曉麗說:“你這輛電動單車無牌無證,我們現在必須要扣車。”曉麗激動地喊道:“你們搶我的車,你們不是警察,是強盜。”

白潔趕緊把那名交警拉到一邊,悄悄地說:“同志,我是北浦街道的禁毒社工,這是我的工作證,你正在處理的那位是我的服務對象,她智力不太好,能不能……”交警把臉一板:“不能,她這態度,必須接受教育。”“警察同志,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回去再做做她的工作,如果您信得過我,明天我一定帶她到交通大隊找您,接受處理。”白潔繼續和交警協調。交警在白潔的工作證上補了一眼,同意她將曉麗帶走。

兩人來到街心公園,找了一張長椅坐了下來。白潔遞給曉麗一瓶礦泉水:“趁我上班,又想偷著回娘家對嗎?”曉麗回頭瞪著白潔:“對,我要回娘家,我想媽了,不可以嗎?”白潔大吼一聲:“不可以!你答應過我的約法三章呢?全忘記了是嗎?那好,我再重復一遍:一不許回娘家,二不許去找那些吸冰毒的人,三每次出門不得超過一小時。”曉麗回懟道:“你又不是我親人,憑什么管我?我不要你管!”“如果我不管你,今天你就被警察帶走了,單憑你對抗警察執法這一條,起碼關你個十天八天的,你信不信?”白潔顯得異常激動。曉麗無言以對,嗚嗚地抽泣道:“冬哥,你什么時候回來?”

消停沒幾天,曉麗又闖禍了。

一天,白潔收到曉麗的微信留言:我去銀行取錢,被警察帶去派出所尿檢了。看到留言,白潔搖了搖頭,撥通了曉麗的電話:“好好的,取什么錢嘛,不知道社區戒毒人員用身份證取款,銀行會自動報警……”沒說幾句,電話就被掛斷了。

下班以后,白潔來到曉麗家,但是敲門無人應答。白潔給曉麗打電話,對方電話已關機。“照理說,做個尿檢,早該回家了,難道真的回娘家去了?”白潔自言自語道。

白潔又跑到派出所,向值班警察打聽曉麗的消息,對方朝她搖了搖頭……

白潔守候在派出所門前,一遍一遍地打曉麗的電話,卻依然是關機。兩個多小時過去了,太陽已經落山。白潔想,如果再沒消息,就連夜趕去曉麗的娘家,她要確認曉麗沒出什么事才能放心。

這時,一輛警車開進派出所。兩名警員和曉麗一起跳下車來。看到曉麗,白潔急忙跑了過去:“為什么要關機?好好的,你去什么銀行?取什么錢?冬哥不是給足你生活費了嗎?你要那么多錢干什么……”一連串的問題像機槍掃射一樣,射向曉麗。可她卻顯得異常淡定,學著白潔一貫的風輕云淡,“白潔,別生氣,自作主張去銀行取錢,是我不對。我關手機,是害怕你打電話責怪我。我當然知道,去銀行領錢,會自動報警,警察會來找我強制尿檢。可我不怕,我已不碰冰毒了,但我真的需要錢……”

旁邊的民警見白潔依然滿臉怒氣,勸道:“白潔,王曉麗去取錢,我們以為她又吸上了,尿檢卻是陰性,可我們覺得不踏實,又去市區又給她做了毛發鑒定。放心吧,鑒定結果也是陰性。剛在車上,王曉麗告訴我們,她取錢,是為了要給她一個叫白潔的姐姐買生日蛋糕和生日禮物。你呀,真的是冤枉她了!”

聽了民警的話,白潔一把抱住曉麗,兩行熱淚滾滾而下。曉麗也“哇”的一聲,淚水像一場憋了好久的大雨,傾盆而下。她輕聲呼喚道:“姐姐,我只是想表表心意,想謝謝你!”

“臭丫頭,終于改口叫我姐了。”白潔破涕笑了。

(作者單位:上海市奉賢區奉浦街道禁毒辦)

  • 關鍵字
  • 社工
  • 責編:張燕

  • 微博推薦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