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韓敬梓:讀《社會工作的西部迷思與出路探尋》

韓敬梓 2017-08-22 15:19   社工中國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8月1日,在我前往銀川的列車上,我開始拜讀任文啟老師的《社會工作的西部迷思與出路探尋》,今天(8月20日)在呼和浩特返蘭的列車上,我將該書讀完。

原標題:《行動中的學者擔當——讀〈社會工作的西部迷思與出路探尋〉有感》

青年社會工作學者的良心匠作

8月1日,在我前往銀川的列車上,我開始拜讀任文啟老師的《社會工作的西部迷思與出路探尋》,今天(8月20日)在呼和浩特返蘭的列車上,我將該書讀完。20天之內,這本書陪伴我走過了寧夏、甘肅、內蒙,在列車上、在田野中、在旅行時,碎片化的時間里慢慢品味,逐漸去解答我的諸多困惑。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是:為什么社會工作沒有介入西北地區的禁毒事業?帶著這個問題,我拜訪任文啟老師兩次。我和任文啟老師雖是同齡,但我一直尊稱他為“任老師”,因為他確實是我在社會工作理論方面的老師,更有緣的是,他的學生蘇淑霞是我在寧夏做田野時社會工作實務方面的啟蒙老師。

8月初,我在寧夏做田野時,對寧夏的社會工作進行了初步的調研,驗證了該書中所提出的問題是如此精準。田野前、中、后,一直在讀這本書,當調研告一段落后再將該書讀完時,該書給我的啟發良多,現將點滴思考記錄下來,分享給眾師友。

“社會工作”作為舶來品,在西部地區往往不知為何物,學院、政府算是對此了解得相對較多,而社會卻知之者甚少。社會工作作為傳遞社會福利的事業,本應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但誠如該書所言,政府的行政力量卻成為社會工作在西部地區發展的最大阻力。究其原因,則是權威與正統的問題。西方社會工作發展的動力源于價值理性,而中國社會工作的動力則源于工具理性。故,本應是伙伴關系的政社結構則轉變為伙計關系。我在銀川做相關調研時,確實觀察到社會工作發展的阻力,回來后再讀該書,確實驗證了該書的分析如此深入,每每讀到共鳴處就做些批注以備忘。

該書認為,西部地區社會工作發展有著非常獨特的的地區特性,而即便給西部100年的時間,也不會自然走到東部地區目前社會工作已經發展的路徑上去,這基本是西部地區獨特的經濟社會結構決定的,也是由社會工作的特性決定的,更與目前的社會發展和政治形勢有關。

誠如該書所言,中國的社會工作具有強政治性,在西部地區尤其如此。在很難走東部地區社會工作發展路徑的背景下,該書提出西部的社會工作應該從增量改革走向存量改革,使增量改革與存量改革比翼齊飛。任老師組建的北辰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正在做相關的努力,他們正在促進經驗社工與理念社工的共融與溝通。

該書著實令我敬佩的是,它并沒有一味地批判現行體制中不完善之處,同時也指出了目前社會工作機構中存在問題,有些問題是很難在短期內改變的:如人才流失快,有些問題卻是值得警醒的,即該書指出的“權力尋租”問題,這是非常不利于社會工作事業發展的。該書深入內里的分析,使我們看到了一位學者敢于從學科自身找原因,直指癥結,一個學者的良知與客觀中立視野在行文中得以彰顯。

社會工作主張“人在情境中”,人類學注重“同情地理解”。在短短六年的田野之中,我深深地認識到,如果只作為一個觀察者從事理性研究,有時是冷冰冰的,是沒有溫度的,尤其是在做與人的生死相關的田野時更是如此。既然我看到了禁毒中社會工作的缺位,我就決不能冷眼旁觀,而是應該成為一個行動者。任老師所做的體現了一個行動著的學者擔當,給我們學人以較大的啟發。社會工作,確實在西部舉步維艱,但我看到了希望與曙光!誠如任老師的學生蘇淑霞所言:“只有我們自己做好了,我們才能承擔更多的重托,目前我們也在探索”。是啊,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不論是項目社工還是崗位社工,其中有很多熱心于此的有志青年與中年人,他們是社會工作的希望。我希望在未來若干年,我也能在社會工作領域有所學習,有所思考。明知難為而為之,不也是需要有人去做的嗎?

路,崎嶇漫長!路,曙光初現。

(本文作者為蘭州財經大學副教授,人類學博士,韓敬梓)

任文啟簡介:法學學士,社會學碩士,哲學博士。復旦大學社會學博士后流動站在站博士后。甘肅政法學院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副教授,碩士生導師,社會工作師。中國社會工作聯合會《社會與公益》雜志社“社工學人茶座”特約嘉賓。)

社工學人茶座網址:http://special.swchina.org/170417/index.shtml


  • 微博推薦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